夏天來臨,寫字樓里的辦公室都開起了空調降溫。可如果辦公室里不是安裝的中央空調,那麼怎麼吹空調也是個讓人很“頭疼”的問題。因為有些人受不了空調的冷氣直吹,而有的人又喜歡空調的涼風迎面撲來。為此,同事之間難免有些小摩擦。
  進攻型
  同事一轉身,她就去調風口
  這兩天,渝北區新牌坊附近一家日化公司的白領何銳,可遭了不少“冷遇”。她苦悶地稱,最近天氣炎熱,辦公室的空調從上班到下班,從未停歇過。而鄰桌的一位男同事不光把溫度調得很低,還要將風口對著自己的辦公桌。為此,怕冷的何銳,經常被吹得頭疼。
  每天都是坐在風口上班,何銳覺得有點鬱悶。多穿件衣服或者找個披風披在肩上吧,露在外面的手和頭也冷,總不能大夏天的戴個手套和帽子讓人笑話。
  迫於無奈,何銳也和同事溝通了好幾次。“我說吹得太冷了,可不可以不對著吹,反正室內溫度已經夠低了。”但同事覺得如果沒有風吹在自己身上就覺得渾身要開始冒汗。
  何銳想和同事調換位置,但大家都覺得何銳正對風口的位置太冷,不願意調換。礙於同事關係,何銳好幾次協調無果,也不好意思再對同事說什麼。
  於是一場因為空調的“地下戰”悄聲無息地開始了。只要同事去洗手間,何銳立馬就開始行動,若無其事的將空調扇葉抬上去後,再快步回到自己的座位。
  何銳說:“但是每次他一回來,坐不到好一陣,就要喊熱。然後就要去把扇葉弄回來。其實他也曉得是我弄的,但是現在我們都心照不宣,我們現在也不說話了,只要他一走我就把扇葉往上抬。”
  防守型
  座位前打把傘遮住空調風
  沙坪壩區三峽廣場某公司不大的辦公室里,鐘元坐得離空調最近,每天辦公時她都有一種雞皮疙瘩四起,汗毛直立的感覺。
  鐘元的朋友周鴻聽後覺得這根本不是個問題,她說:“這還不簡單,把扇葉抬上去對著天花板吹不就好了嘛,整個溫度就開低點。”
  可問題並不是這樣簡單,如果空調溫度調得太高,離空調較遠的同事就會覺得熱。而通常辦公室的空調溫度都是設定在22度左右。這可就“犧牲”了離空調近的鐘元。對此,鐘元覺得如此“捨己為人”,冷得自己直發抖也不是個辦法,得想個招。
  一次鐘元在微博上閑逛,看見一條大學生寢室用傘來分流風扇的微博,從而達到“均勻分風吹”的目的。她突然心中一亮:“辦法有了,傘可以借風也可以擋風嘛。”
  於是第二天,在早上太陽的炙烤下,鐘元拿了一把經過自己改造的雨傘來上班。一到辦公室就撐開放在自己格間的橫梁上,傘的把柄被鐘元取了下來,所以也絲毫不礙事。
  鐘元得意地說:“這樣看起怪是怪了點。但現在有了這個傘,我再加一件衣服就完全不會冷了,關鍵是不會吹得腦殼痛。”
  合作型
  兩派人馬聯手改造出風口
  吹不吹空調,兩派人馬也許會選擇來一場“暗戰”。但像何銳與同事這樣在扇葉上掙扎,誰也贏不了誰,還傷害同事之間的感情。這個問題到底應該如何解決呢?
  對此,有一些白領動起了腦筋,一間空調房裡,能容納吹與不吹空調的兩類人。在渝中區較場口大元廣場的一單位辦公室內,重慶晨報記者就見識了他們的高招。
  “沒動手改造之前,我們這片是冰火兩重天,有人被空調吹得穿秋衣,有些人又熱得抹大汗。”位於辦公室右側的部門,有10多個人,空調安裝的位置在正中間,負責人老鞠說,坐在空調出風口的小甘,經常冷得打抖,說起吹空調就一臉鬱悶,沒辦法了,只有自備秋衣長褲來上班。但這副場景又看得位於辦公區末端的幾人羡慕嫉妒恨,“他們距離空調出風口遠,冷氣照顧不過來,熱得冒汗。”
  剛熱起來,大伙湊在一起就想起了辦法,老鞠說,眾人一合計,乾脆動手做風向改造,用兩塊木板上下封住出風口,使空調風朝左右兩側排出,很快,效果出來了,坐在風口處的小甘解脫了,冷風照顧到了所有想吹空調的人,對冷氣不敢冒的,坐在被擋住的出風口處即可。
  在這家單位的另一間辦公室,同樣存在這樣兩派,男同事們離了空調喊難受,女同事們吹久了又不舒服,最後,不願吹空調的人,找來報紙和文件夾,將其放置在開放式辦公桌的兩側隔斷上,樹起人造隔斷,將冷氣隔離出去。大伙說,這樣一來,該享受空調的繼續享受,不樂意吹空調的人,也絲毫不受影響。
  微博網友看法>
  微博網友看法>
  對於“空調暗戰”的這個問題,昨天晨報官方微博發起了一個討論話題。對此,網友們表達出了自己的看法。
  @藍色蒲公英的夏天:我們辦公室是男的把空調開得很低,女生怕冷又調成常溫,就這樣一會調上一會調下,成了兩面派。
  @-pandax-:冷的不曉得自己多穿嗎?怕熱的總不可能脫光嘛。
  @徐老饕:中央空調無矛盾。
  @切切123_:有時候真的很冷。
  @BellaWang博雅:寫字樓中央空調,沒得選,只能帶毛毯上班。
  重慶晨報記者 聞青 王珊 實習生 陳秀石
  本組圖/重慶晨報記者 甘俠義 攝  (原標題:辦公室空調暗戰,不如找個兩全方案 )
創作者介紹

保潔墊

za90zaqpf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